信靠真神

 

周守明

我生长在中国大陆,在多年唯物论的教育下,曾经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。和许多人一样,我曾坚持认为,这个世界上没有超乎自然的力量。那些被人们尊崇、敬拜的“神”,无非只是人们在软弱失意、绝望无助的景况下,为自己编织的、虚幻的精神支柱而已;退一步说,即使“神”是真实存在的,那也只不过是尚未被科学实证的某种“物质”罢了。我曾坚信,只有人才是自己的主宰,科学的发展最终一定会让人们摒弃那虚无缥缈的“神”、“灵”!就这样,在欧洲生活的七年时间里,我那后天养成的、强大的宗教免疫力始终使我对福音加以排斥和不屑,更是将“上帝”拒之千里之外。

 

来到加拿大工作、生活一年多后,我和家人发现,虽然这里的华人人口众多,但我们身边竟然没什么朋友,生活中交往的圈子也很小。这时我的太太海燕在Early Year Centre里认识了教会的一位姐妹,在她的邀请下,怀着对“基督徒”这个群体的强烈好奇,我迈进了“北约国语宣道会”的大门……

 

来到教会的第一天,我便被这里的某种气氛所感染那是我从没体会过的另一个世界,一个充满爱的土壤,这里让我隐约找到了一种久违的“家”的感觉。后来我才明白,这原本是那创造万物的神在我心里作了功的缘故。在这种友爱的氛围中,我“感性的”一面开始欣然接纳并享受这个属神的家庭带给我的欢乐和归属感;然而,我“理性的”另一面却不时告诫自己,这个世界“从来就没有救世主”、“一切要靠自己”。

 

教会的“迎新小组”为慕道友提供了宽松的学习环境。在这里,我逐渐认识了《圣经》是怎样一本书,了解了科学的局限性,认识了科学与宗教的关系。通过与他人的讨论、牧师的讲道和参加小组团契,我逐渐认识到对“神”或“上帝”武断的排斥不是我与生俱来的本能,而是先入为主的教育使然。我对“上帝”的漠视和批判完全基于对祂的无知!

 

在学习《圣经》的过程中,我时时被那位公义又慈爱的“神”,在以色列这个特殊民族历史中的作为所震慑;也常常为耶稣为了救赎我们的罪甘愿死在十字架上的情怀所感动。同时在“迎新小组”和团契小组里,通过进一步的学习和他人的见证,我慢慢认识到,其实自己人生的每一步都留有神恩典的痕迹,只是我没有发现,而是将它归功于自己的努力罢了。就像保罗在《哥林多前书》里说的:“使你与别人不同的到底是谁呢?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?若是领受的,为何自夸,仿佛不是领受的呢(林前4:7)”?于是在牧师的呼召和圣灵的感动下,我于20134月决志信主。不久,海燕也决志信主。

 

感谢圣灵引领我来到祂的面前,使我从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投奔了上帝的怀抱。我知道我们刚刚踏上天路之旅,路上一定会有许多未知的艰辛和苦难、迷惘和困惑,但我相信,只要凡事信靠、顺服神的旨意,祂必会指引和带领我们前行。信主后,我更多懂得了感恩,感恩于生活和工作的每一天;更多懂得了倚靠,将生活、工作和家庭中的重担都卸在神的面前,因为祂应许我们说:“凡劳苦担重担的人,可以到我这里来,我就使你们得安息(太11:28)”。同时在我软弱、信心不足的时候,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,我都学习借助祷告与祂交流,祂也一定会垂听我的呼求并给予我随时的帮助。我深信祂是信实的主、是守约施慈爱的神!

 

今天,当我准备奉耶稣的名受洗皈依基督的时刻,我感恩于上帝的带领和感动,感恩于牧师的教诲和弟兄姐妹的帮助,感恩于生活中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件事。如果问我:从背离神到转向神,最大的感想是什么?我会以保罗在《罗马书》中的一段作答:“自从造天地以来,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,虽眼不能见,但借着所造之物,就可以晓得,叫人无可推诿(罗1:20)”!

 

愿荣耀都归给全能的上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