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名傳道者”的迴響

 

王春安牧师

 

邊雲波牧師在一九四八年寫了一首獻給無名的傳道者,所描繪的對象是那些一心一意想要委身門徒使命的人,不論是全職事奉主的傳道人,或是帶職事奉的平信徒.從這個角度,即使是在教會界名聲極其響亮的牧師傳道人,如果他所追求的只是名利或社會地位,那就不在這“無名傳道者”的行列了.這首描繪無名傳道者的長詩分為四個部分,一步一步,刻骨銘心的,刻畫出了無名傳道者那少為人知的心路歷程,那是真正的 "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"的人所才會有的特殊經歷(腓2:5

 

第一個部分所描述的是 “無名傳道者”回應神的呼召的抉擇: “是自己的手甘心捨下世上的享受,是自己的腳甘心到苦難的道路上奔走; “選中”了這條不自由的道路,並非基於無奈,相反的卻正是大膽地使用了自己的自由”   而這個抉擇不只是一時年少輕狂的衝動,而是實實在在的 “用自己的手放下朋友,愛人,享受和名望”以至於,“為了尋找浪子們回家,你自己卻變成了流浪者”。

邊雲波牧師自己是南京中央大學畢業, 在當時是少數受過高等教育的菁英,卻願意離鄉背井,選擇下到雲南的鄉間去傳道,經歷過那種 “捨己和放下”所面對的掙扎,那不只是口號,而是他決志委身門徒的真實掙扎。可惜的是, 不是所有被冠上“傳道人"或”長老”頭銜的人都有過這種蒙神呼召,捨己跟從基督的經驗.相反的,今天的教會所謂的 “傳道人"已經變成是一種社會上的職業,不講究呼召和抉擇,只講究學歷ֽ人際關係,或是巧言令色的募款技巧,而神學院開課的主流也是著重在這些方面,不再是求真求善求美的教育.這裡,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所要強調的卻是那些真正捨己跟隨基督的門徒,對這樣的人來說,做門徒的第一個挑戰,是人生路線的抉擇(放下追隨世俗的風潮好跟從耶穌)

 

      第二部分所描述的是做無名傳道者,生涯發展的痛苦。 “舊日的朋友早已疏遠,而教會當中也同樣的輕漠,冷淡,對世人滿懷著憐憫和惋惜,但換來的卻是一片的諷刺與嘲譏,把熱情完全地獻給了姊妹和弟兄,但人們給你的,卻是你心靈上擔不起的 “壓制”和抑鬱;沒有人了解,也沒有人注意,憂悶壓死了你底肺腑,沉痛堵住了的你底呼吸,白天雖然是緊張地忙著工作,但深夜裡在主面前卻常是暗暗地哭泣;!孤單啊!天地間除了自己底身影,幾乎再也找不到一個同行的伴侶。”到這裡,任何“無名的傳道者”能夠踏上十字架的苦路,經歷過教會內外的炎涼,都已經是真正的認識到這條 “十字架的道路”真實的意義。如果,這個人也能知道,這個苦路是人類 “出死入生唯一的窄路,”他就會願意順從到底,繼續地往前進行.

 

但是,有一天你還是會發現到,教會中 “多少個不必要的誤會 ,帶來了多少個不必要的攻擊,多少個當面的責難,也有多少個背地的卑夷,悄悄地,你終於明白了,神家裡也同樣地有人的妒忌; 在這一條狹窄的小路上,也同樣地有人頂撞,排擠…”。 就我個人的觀察,許多傳道人或忠心的信徒也就是在此時”看透了"教會和基督教的真實面目,離開了傳道或長老等等的職分,甚至是離開了教會.何等可惜的事,神之所以會容許這樣的考驗的臨到我們,就是要我們這些做門徒的,超越自己對教會自私血氣的理想(有時地上教會的本身成了我們的偶像),單單的忠誠於教會的元首基督(這必需我們對聖經所啟示的教會有真正的了解,尤其是以弗所書).

 

的確是有少數的門徒,他們會以耶穌和使徒們堅持走向各各他的榜樣,靠著聖靈的賦能,繼續的自我勉勵,堅持地為 “不理想的教會”(卻是神的眼目所在意的殿)走下去。但是,即使是這樣的人,仍然是個有血有肉的人啊,能夠堅持到這個地步已經不是天然的人性所能達到的,總有一天,還是會有灰心喪志的時刻: “你一直忍耐著 “在上者”底眼色,為的是群羊,為的是工作,但人,總有個忍不住的時候啊!所以在那一天,你想,離開這個地方,再到塵世上去飄泊,飄泊…。”我放下賺錢的診所, 接受全職事奉的呼召,到現在已經超過了三十個年頭。有多少次, 在精疲力盡的傳道之後,卻又感受到大家對你屬靈的教訓已經感到厭煩,我總是帶著傷痛的心離開自己所開拓的教會。所以,我對以下所描繪的心聲特別特別的有感觸:“回顧過來的道路上,處處都是坎坷和不平,曾有幾次的失敗,也有幾次的得勝,多少次的心灰意冷,也有多少次的歡呼歌頌,過來的旅程上,塗滿了自己底心血和熱誠,目前工作雖然還好,但為它卻受盡了生產的疼痛,而如今,竟是這樣地走了!這樣地走了啊!

     

即使是你能夠清楚的看到,你的留下對羊群還是有好處,勉為其難地留下繼續工作, “無名的傳道者”也要面對 “晚節”的問題,  因為,只要你在一個地方待得夠久,你都會成為這個地方的 “元老”或 “名牧,”你開始會被宗派或地方教會高舉,你必需參加許多情面交易或財產分配的高層交流,你更必需面對,有人無知的把你當成耶穌的化身,做你的粉絲,寧願不向耶穌禱告,老是想要你的幫助(當然,這是許多名牧所陶醉的成功),你卻知道,這是 “無名傳道者”最容易晚節不保的地方.因為,真正的 "無名的"傳道者,都必需學會避開這種虛名或虛榮的誘惑,才能繼續有效的領人歸向耶穌.因為,最能阻礙一個人心靈歸向耶穌的,是有個代替耶穌的人在他的心中,所以,保羅要歌林多教會效法他,是因為他 "效法基督"(林前11:1

 

 只有這種效法基督的人,才是門徒教會發展上真正的基礎,“你們為無聲無臭的磐石,你們也是攻打前鋒的尖兵,你們是隱藏的教會的根基,你們是沒有勳章的英雄!你們只知道默默地埋頭苦幹,你們早已忘記了,舒適,安樂,地位,和虛榮; 講台上聽不見你洋洋地教訓,闊綽的禮拜堂理也看不見你底身影,教會的刊物上從沒有你底地位,華麗的“大牧師們”的臥房裡,更沒有你底床位和影蹤!你們是無名的傳道者啊!只有在被人遺忘的地方,才會發現你們底腳蹤…。”

能夠做得到這樣效法基督的人,都必須說 “弟兄!我們走吧! 那怕十字架的道路越走越難,我們心志都是越難越堅! 甚麼時候忍耐到底把世路走完,和恩主對面相見的時候,再把一生的傷痛,盡情地訴說在主底面前…。”

 

      所以,第四部份是一個真誠的呼召,唯願所有的基督徒都能看重門徒的使命,做個"無名的傳道者".尤其是在今天, "披著羊皮的豺狼,已經侵占了教會之時,"我們必須號召更多更多的呼召基督徒投入 “無名傳道者”的行列。讓他們在教會中成為教會的中堅, 讓他們在社會上成為基督的見證, 默默地 “領人歸向耶穌."這個無名傳道者的呼籲,是要我們更堅定地達成 “委身門徒使命”,使教會成為一個 “流動的河”: “領人歸向基督”和”委身門徒使命”的活水江河,而不止是一個愛的俱樂部的死水。